祁莫🍋了~~💨

看啥看,我是你六舅的哈密瓜🍈🍈🍈🍈🍈🍈🍈🍈🍈🍈🍈🍈🍈🍈🍈🍈🍈🍈🍈🍈🍈🍈🍈🍈🍈🍈🍈🍈🍈🍈🍈🍈🍈🍈🍈🍈🍈🍈🍈🍈🍈🍈🍈🍈🍈

弱瓷观强瓷

   

  为什么写的那么垃圾还有人看啊(指我)

  

  有新太太更新我太高兴了所以给你们多整一点❛˓◞˂̵✧

  


 æ–°æ‰‹å‹¿å–·â€¼ï¸


 å¹¼å„¿å›­æ–‡ç¬”‼️


  


 ã€ã€‘观影内容                       ã€ˆã€‰å¿ƒæƒ³


  â€œâ€è¯´çš„话                           ï½›ï½å¼¹å¹•

  

  

  

————————我是分割线❛˓◞˂̵✧

  

    

  “呲——”

 

  

  

  星星消失,祁姐闪亮登场😎

  

  

  

  

  

  祁清这次没有说什么,只是像往常一样坐在瓷的旁边

  

  

  “是我,这次由我带你们看主世界各郭的发展情况”

  

  

  

  瓷微微诧异了一下,便没在多管,只是静静的坐在座位上

  

  

  

  

  

  【美利坚合众国——

  

  

  高楼大厦布满街头,虽没有显得那么富裕,但依旧留着世界灯塔那桀骜不驯的性子

  虽然搭建是随意了些,但依旧显露出科技的发展之快。大概因为是资本主义,资本在上 ï¼Œæ²¡æ€Žä¹ˆç®¡äººæ°‘,街上的垃圾参差不一,垃圾桶旁边更是堆满了垃圾,但依旧掩盖不了他是世界第一的事实】

  

  

  (妈耶,没去过美国不会写 âŠ™Ï‰âŠ™ï¼‰

  

  

  

  { Oh, my god. æ˜¯ç¥–国哎} ç¾Ž

  {不得不说……挺接地气的}俄

  {钱都留着造蘑菇蛋去了?}瓷

  {啊这……虽然没去过,但比我想象的差了些}瓷

  {不知道的还以为美郭经济困难了}瓷

  

  

  美看着,沉默不语,看不出他在想什么〈虽然不知道那个主世界是怎么样的,但应该总比他们几个好〉(美没看见街上的垃圾哈❛˓◞˂̵✧)

  

   

  英仔细瞧了瞧,好歹是自己之前的儿子,现在发展也不错,怎么到那个主世界就成这样了?满街垃圾……

  

  

  

  (其他几个郭的省略,问就是不会写❛˓◞˂̵✧)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    

  

  

  (马的自行补脑,不知道咋写)】

  

  {不愧是祖国 ï¼Œä¾ç„¶é‚£ä¹ˆç¾Žï½è‹±

  {雀食꒰꒪꒫꒪⌯꒱}瓷

  {虽然小时候里在动画片里见过,但头一次见真实照片确实有点震惊}瓷

  {跟上一个美差距太大了点}瓷

  {还好}俄

  

  

  虽说已经很震惊了,但依旧还是要保持绅士风度,英吉利一丝不苟的喝着红茶,表面上虽然很风光,实则内心自信的要命

  

  〈哦,主世界的我原来是这样的嘛〉

  

  〈真是太美了,真想跟美炫耀炫耀,虽然但是还是得保持绅士风度〉

  

  ……

 

  

  美表面上纹丝不动,实则内心嫉妒的要死,凭什么?祂明明是世界第一,为什么图片上的祂看着比那个英吉利落后这么多?美利卡咬紧牙关,愤怒的握紧拳头,内心满溢着不甘,但在墨镜下的祂却纹丝不动

  

   

  【中华人民共和国—— 

  

  

  旷亮的烟花和路灯笼罩着黑暗的天空,大街小巷处处亮着明灯,参添着人民们的欢呼声,仿佛是在高喊着社会主义万岁,他们庆祝着新年的到来,庆祝着祖国的成就,高楼大厦布满街道,跟美有几分相似,但跟美截然不同的是,那些大楼上映着科技的光彩,隐隐有神】

  

  

  {不愧是祖国,连一个普通城市都这么美}瓷

  {确认过眼神,不是美g}俄

  {怎么?不是我们g你很高兴?}美

  

  ……

  

  主世界的中国确实很美,这是祂们不得不承认的,但是中美这个偏差……

  

  

  (很像,但不是完全像🌚)

  

  

  

  全场顿时一片哄堂大笑,刚来一个英,现在又来一个瓷,换做谁都受不了,更别说是那个桀骜不驯的美了,美这次又在前面生气的基础上加了一度

  

  

  瓷看着,不禁有些眼红,是羡慕?还是恨自己太没用?是啊,祂很没用,这是祂不可否认的,祂也羡慕主世界的那个祂,那个令他渴望不可及的祂,祂有很多个希望,祂想对那个祂说,但这些只是徒劳,也许是自嘲吧,但又也许不是,就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  

  

  

     

  

  

  祁清搁那得瑟呢😌👊

  

  

  

                                                                                                                   

  

  (其他郭我就不写了哈,反正都那样,咱也没见过世面🌚🌝)  

  

                                                                  

  

  

  

  

  


  

——————————我是分割线❛˓◞˂̵✧

                                                                            O       OK, 2643字奉上,不要太感激我T_T

  

  

    å¦‚果美写错了的话请不要介意,因为我是在网上搜图搜的🤐

  

  

  

  

  

    

  (文笔持续退步中ing~~)    

  

  

  

  

                                                                                                                         

  

弱瓷看现瓷

 作者有事,我替他咯❛˓◞˂̵✧


 å¦å¤–一个作者也有事,我替他咯❛˓◞˂̵✧


 æ–°æ‰‹å‹¿å–·â€¼ï¸


 å¹¼å„¿å›­æ–‡ç¬”‼️


  


 ã€ã€‘观影内容                       ã€ˆã€‰å¿ƒæƒ³


  â€œâ€è¯´çš„话                           ï½›ï½å¼¹å¹•

  

——————————我是分割线❛˓◞˂̵✧

  

  “呼” 的一声星星突然消失不见,哦天哪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险恶?

  

  “碰!”的一声祁姐闪亮登场~~

  

  ???

  

  “不要疑惑,不要纳闷~~因为我太勤奋了,就这么简单~~”祁

  

  哦,这熟悉的波浪线,一看就知道是谁好吧

  

  

  

  

  

  

  “呲——”

  

  

  

  【昏暗的灯光中,几位少年少女朗朗上口,句句有词,有的穿T恤,有的穿长袖,虽没有穿戏服,却依然看得出他们对国粹的热爱,眼神中充满了掩盖不了的热爱,是真纯,是坚定,还是累?】

  

  (总之又是戏曲啦~~)

  

  

  {好生威风哎!}兔

  {别说还不错,只要穿上戏服就更完美了}兔

  {这又是种花家的吗}韩

  {上面都写了是戏曲!!}兔

  {很难想象一群正青年的少年大晚上在小巷子里苦练戏曲}熊

  {这毅力……}牛

  

  ……

  

  

  

  

  瓷知道这是什么感受,祂虽心疼,但也骄傲,寒酸的眼神中透露着无微不至的温柔,这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总算是传承了

  

  英和美只是看了眼,便没再看了

  

  

  

  (两冷血的,不愧是父子 âŠ™Ï‰âŠ™ï¼‰

  

  

  祁清还搁那喊种花家万岁

  

  

  韩国桑只是不屑的看了一眼,然后又很见的翻了个白眼

  

  

 

  

  

  

  画面又双一转

  

  

  

  【画面中一名女子穿着鲜艳的汉服,手持毛笔,面不改色,轻薄淡写,眼神中却透露着几丝温柔,又带着来自华夏女子的自信,手轻轻一挥,又往纸上一点,很认真,动作却很随意,但气质丝毫没有减漏。清风带着一抹轻雨往东边飘,女子的头发也随之飘动。半晌,镜头转到女子的视角,不可思议的一幕,动作很随意,可画出来的画却不减风采。

  

  画中——  

  

  一名女子拿着长剑,对着一条黑龙,画的很细致,那女子的脸蛋仿佛是天上的月亮,照在了每个人的心里,长发随风飘动,气质未曾减少,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而那条黑龙呢?十分威武.镇定,张大了嘴巴,露出锋利的牙齿。

  

  女子看着自己的杰作,欣慰的笑笑,笑得灿烂,笑的可爱,又带着一丝成熟……】 

  

  

  {啊啊啊啊啊啊!!美女姐姐颜值杀我!}兔

  {果然美人老婆画的画也漂亮}兔

  {上面那个火速单挑}兔

  {已经订好机票了}鹰

  {+1}熊

  {+1}

  {+1}

  {+1}

  

  

  ……

  

  祁清虽没有说话骄,但却跟个神经病似的叉着腰

  

  〈我的子民们以后都会长成这样吗〉瓷温柔又带点骄傲的笑了笑

  

  美奇迹般的没有说话,只是面不改色的看着屏幕中的女子

  

  “长得不错”英国佬奇迹般地开口说话了!!!鼓掌ing!!

  

  “亏你终于有点眼光了,伪绅士”法

  “不用你说,我知道我有眼光,法国青蛙”英

  “呵呵呵,以为你不知道,好心提醒你一下🙄”法                                                                                                      

  

  

————————我是分割线❛˓◞˂̵✧

  

  

  1400字奉上,又不知道咋写了

  

  

  

  

  

  (文笔持续退步中ing……)

  

  

  

  

  

  

WC!!马的酒g离我远点!!


本人第1次写文,不喜勿喷么么❛˓◞˂̵✧


反正讲的就是毕业典礼聚会他们几个都醉倒了然后酒后胡言之后的一些迷惑行为

  

  

——————————我是分割线~~

  

   å•Šï¼Œä¸€ä¸ªå¤šä¹ˆç¾Žå¥½çš„下午,一群少年在大楼下其乐融融,真是tm太美好了

  

  

  操你妈的美好!!

  

  

  我知道你们在看,相信你们也都猜到了,没错,我是东方纤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现在正在参加毕业典礼聚会,可是问题是他们都醉倒了怎么搞啊?!

  

  东方纤云现在慌的一批,让我们转到东方纤云的视角——

  

  

  逍遥渡影提着剑尖在印飞星身上扎来扎去,然后我们的印飞星也不甘示弱的拿酒瓶子Z逍遥渡影

  

  东方芜穹对着一坨不明固体说“美人,要不要与我共度春宵啊~~”

  

  我们的奥斯卡小金人还抱着逍遥渡影的大腿说“渡影~~~~~~”

  

  逍遥散人抱着个大灯泡亲来亲去(没错,是店里的)

  

  叶昭昭还坐在他头上拔他头发

  

  逍遥星河趴在桌子上喊“纤云学长我爱你!”

  

  这都是些什么鬼啊?!!

  

  

弱瓷看现瓷

                                                                   åŽŸä½œè€…有事,我替他咯❛˓◞˂̵✧

 å¦å¤–一个作者也有事,我替他咯❛˓◞˂̵✧

 æ–°æ‰‹å‹¿å–·â€¼ï¸

 å¹¼å„¿å›­æ–‡ç¬”‼️

  

 ã€ã€‘观影内容                       ã€ˆã€‰å¿ƒæƒ³

  â€œâ€è¯´çš„话                           ï½›ï½å¼¹å¹•


-------------------我是分割线|•'-'•)و✧

  

  接上文

  

  

  只见屏幕中画面一转,转到了种花家普通大学的门口

  “切,一个破学校而已,有什么好的🙄”(美丽卡日常犯见)

  瓷缓缓低下头,笑而不语,望着自己无力的双手,半晌,才看向大屏幕,可眼前的那一幕,确实是他怎么也想不到的——

  

  【似乎是来自青春的访问,走出来的少年嘻嘻哈哈,带着少年的风采轻轻迈出校园。 è€Œé‚£è¢«ç»¿è‰²åŒ…裹住的校园,也成了引人注目的顶点。一阵清风吹过,像是吹翻了少年郎的船,带走了岁月的沧桑,酷似英国城堡的熟悉感涌上心头,却被几声呐喊悄然覆盖。再看看那些学生,穿着简朴的校服,却依旧掩盖不了青春的风采,笑容挂在脸上,仿佛像是拉动了铃铛,触动着每个人的心房。】

  

  

  {很美对吧?奈何它就是万恶之源!!}兔

  {支持ls!}兔

  {在种花家上学很累吗}熊

  {如果不累就不会抱怨了}兔

  {最好是不累}兔

  {我逐渐放弃了去中国留学}熊

  {实在不行来我们郭家!}鹰

  {马的*鹰酱你给我闭嘴}兔

  {回复上上上楼!咱们中国物资好资产好不用担心哒!}兔

  {但愿是这样,太累我坚持不了}熊

 

  ……

  

  

  

  瓷看着这些对话,不由得觉得好笑,衪想,如果真的有一天种花家能变成这样的话,那会怎么样呢?

  

  

  

 “阿西巴 â€éŸ©éƒ­æ¡‘的眉头顿时扭成了一团黑绳,看着自己昔日嘲笑的人未来却能发展成这副模样,想想那什么感受~~

  

  苏维埃看着,眼神渐渐有股“孩子出息了”的感觉

   

  法和英则一如既往的互掐着

  

  

 “噗嗤”一声,美道:“光看这些又怎样?”话中带着无法掩盖的嘲讽,但又有一丝想要强占利益的占有欲

  

  

  突然,大屏幕中蹦出来一只拿着板砖的兔,“焯美利卡你闭嘴!”

  

  

  接着就把板砖呼到美丽卡脸上了

  

  

  

  “咳咳,不用纳闷,因为他们俩有事所以我暂时替他们管理系统,叫我祁清就行❛˓◞˂̵✧”

  “当然,光看一个学校,肯定是看不出我们种花家的威武高大的!”祁

  

  画面又一转

  

  【是布满高楼大厦的城市,灯火燎明

  

  人来人往的城市,放着鞭炮,庆祝着新年的到来

  

  马的,不会写了ing】

  

  {好漂亮哎!}兔

  {可恶唉,我们没有}熊

  {没关系啊,下次来种花家看看就行啦}兔

  {不过最近都禁止放烟花爆竹了}兔

  {哎}兔

  

  ……

  

  瓷面不改色,微微一笑,可这次的笑却灿烂了许多,是啊,种花家现在虽然沧桑,但不代表以后不荣华啊。祂的眼角带着少许的泪花,眼神微眯,金黄的眼睛给他添加了许多光彩

  

  英扶了扶单片眼镜,〈看来得提前对付他才行啊〉的念头缓缓萌生

  

  

  

  然后祁清还在那傻笑

  

  

  美依然带着那利益的目光,只是墨镜遮住了他的眼神,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 

  

  

  

  

  

  

——————————我是分割线❛˓◞˂̵✧

  

  1400字奉上,实在想不出来了啊啊啊(ー_ー)!!